小寒蝉

睡着。

“觉得这音响不是外来的而是自己最隐秘的心声,于是由极端的感动与悦服,往往便油然兴起那藉助和自己更亲切的文字、把它连形体上也化为己有的意念了。”




-无为-

小红帽。
Are you coming to save me,hunter?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超级ooc了我知

我喜欢特蕾西

画画好难。
考试铅笔糊的
人体从书上学来的,学得很差劲[。

勾个线会发生什么[别

画了个kiss
大概就是觉着,要是认真搞那什么游戏真的会头都飞掉[。
不过现在是游乐园幼儿园就是了[...
    

“不会让你死的”
      

啊 

画画好难

哦灵感来自网上看到的一张图,我也不知道是同人还是原创
觉得抄袭麻烦告诉我一下毕竟我也挺恶心这事儿的

名字是寒蝉,是个鸽手[??
普通女高中生,学理,喜欢外语,学业无成。
写烂文的,没啥水平,偶尔摸点辣眼睛烂画。
性格不怎么样,很无趣。
        

D5 雷区
约左 医左 白左 空右 园右 裘右 遗照组
比如摄殓医园白黑佣空杰裘,这样。
雷得浑身恶心那种。
还有啊我不喜欢舞女。

除了这些啥都喜欢,您大概极容易被我的推荐雷到[?gl大量杂食,bl挑食,bg看缘分[。]

住校生更文困难

在写在写

不过大概只有些轻松向的小文了

在学校只能摸点渣图

我尽力

我好想变得会画画啊噫呜呜

就这样

ooooooooooocccc
很丑
在学校画的,丢死人了。...
百乐牌背景,同桌提供的[...

【蝶盲】Wedding Dress

· 深夜睡不着产物一口气写的意识流很烂…。
· 有点药的糖,很短。
· 机翻日语。
· 婚礼都穿婚纱可以噻。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🌸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舞伎穿不了嫁衣。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
桎梏于红木隔窗内,被百态众生与馆画屏风阻拦前后去路。和服华实繁复,翅片沉重的蝴蝶无法飞舞,胭脂浓抹的女子周身寒凉。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“美しいね”
“綺麗いです”
“踊れするすごい”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美しい……かな。
很美……吗。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
她看不到,或说不想看。台下戏谑的目光如针如芒,男人轻浮地审视着她,叫好声里总会掺着些其它什么话语。她在镜前闭上眼,她总是被那样的目光打磨得丑陋无比。
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想要休憩,想要去到一个无人对自己的相貌评头论足的地方,哪怕只是樱树的枝头也好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三味线绵长如诉,深红木屐起起落落。又是悲伤的故事,舞伎扮演的女角即将死去,展开的扇子连同红色的蝴蝶一并坠落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
“踊れ”
“踊れ”
“踊れ”        
  
       
……止めてください。
         

蝴蝶碰不到樱花了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🌸
     
    

“这边是花,飞吧。”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
有个盲人女孩将她捧了起来,窸窣摸索着,把手伸向最繁茂的那树樱花。蝴蝶不愿飞离,盲人的手心温暖得不像话,温暖得令她颤抖。她望进她的眼,极度的黑暗甚至湮没了本该出现在其中的它。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不可以,我是舞伎,我只能留在戏台上。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
那你一定很美。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
女孩微笑着,转向她的脸始终是偏离的。她小心翼翼地触碰美智子的脸,指腹轻划过眉骨,眼睑,还有嘴唇。女孩又笑了,你真的很美。
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她为这个女孩起舞。夜里的戏社没有灯火,她化好了精美的妆,穿上华丽繁杂的和服,女孩端正地坐在台下。振袖轻抚月光,头花鲜艳欲滴,舞伎红蝶最为撼人心魄的表演,在杳无人音的夜晚奉献给了一个盲人。
     
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盲人笑起来,笑得陶醉而满足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红蝶在台上泪如雨下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
就和现在一袭纯白婚纱加身的她一样,面纱后泪眼朦胧。镜中的自己美得惊为天人,姿色定是绝世再无双,红蝶心知。幸福越是被紧握在手中,她越是被灼烧得泣不成声,即使鲜血从不知何处滴落,她也不想放开这份温暖。那是四月里融化冰玫瑰的太阳。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
想要她永远都独享自己的美丽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
如果她眼中的她不是一片漆黑该多好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   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
花嫁加身的泪人儿无语凝噎,千种风情无人与说。
从还是小姑娘的时候起,她就梦想着,有一天,让她最爱的人看见她穿婚纱的样子。
怎么样,你的新娘子,是不是超好看?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她是如此渴盼着,盲女可以亲眼见到她穿嫁衣的样子,见到她最美的样子。
愈发强烈的祈求带来愈发冰凉的泪水。
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
温热的指腹又拂上她的脸颊,眼泪的冰冷使她一怔。同样一身白裙的盲女细细地帮她拭去了泪水,盲女头上带着一只花环,像是神明遣下的天使。

“不能哭,不可以哭……世界上,没有人会比你更美,真的。”
“我能清楚地看见,从这里,很清楚。”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她的手被轻柔地握住,放在了盲人女孩的左胸口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🌸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

红蝶曾迷惘地质疑过,除开自己的姿色与舞,似乎她已一无是处。不是吗,她想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将生命和幸福托付给自己的盲女,宝贵得过于沉重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
盲人的灵魂里飞舞着一只蝴蝶,是淌着滚烫鲜血的,爱的颜色。
舞伎穿上了嫁衣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
【空医】Voyage ③

· 正经写文不搞事。
· 我流空医,海盗paro,私设有具体见文。
· 架空,中篇,不写刀。
· 专业知识一窍不通见谅。
*前文↪ 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↪↪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
“你关注的问题毫无意义,海盗女士。”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↪↪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只要不把她当一个羸弱无能的普通幸存者就好,三两天的相处已经足够得出这个结论了。但这种时候多少还是留个心眼为上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玛尔塔将艾米丽推向船舱口,解下腰带上的短柄军刀抛给她,自己蹲下身暂时藏在木桶后。船身不断承受着炮火进出,摇晃的甲板使得枪兵难以发挥自身作用,木板碎裂声远近皆是,双方的船只却都丝毫没有逃走或沉没的迹象,火力的硬性对抗不见停歇,交战的船员们亦是愈发狂躁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“就知道这帮该死的会打过来——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完全没来得及询问状况,艾米丽只知道打过来的也是群海盗,她听见玛尔塔有些咬牙切齿地低骂出的这句话,随即就被她推到了舱口。从海平面那头出现陌生船只起,所有海盗都在船长命令下处于警备状态,他们显然与敌方相互认识,但即便视力极好的玛尔塔借助了望远镜,也费了好大劲才认出来那艘船,在不知哪个船员大喊了句什么后,驶入攻击范围内的敌船抢先发动了攻击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毋庸置疑玛尔塔的指令是对的,枪兵和医生都不该挥舞着刀枪正面打杀,真正冲锋陷阵的女海盗想必早就死在甲板上了,杀人如麻且名垂青史的前提总归是成功作案。艾米丽奔下船梯,看准了可以跑到船身外侧的路,虽说二层甲板也随时可能被攻陷,但自己拉的仇恨值远不及参战的海盗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忽然又有谁猛地推了她一把,尚未跑完梯子的艾米丽轻易被搅乱平衡,重心失踪,她惊叫着向前倒去。膝盖和手臂重重磕在甲板上的感觉疼痛而麻木,一时难以再站起来,而身后传来的未知压迫感却逼得她迅速转过身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一定是敌船来的人,这张狰狞丑恶的脸她从来没见过。来者从船梯上扑过来,握在手中的尖刀向着艾米丽刺下——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不,不能死。军刀不知摔去了哪儿,再另寻武器是不可能的了。她扯下腰间别的大型针筒,用力将长针头深深扎进了那人的太阳穴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那人面色一僵,对准艾米丽颈动脉的刀插入了她脖颈旁几英寸处的船板。他侧身滚落到了一边,不再动弹,只有头颅下的鲜血在呈动态扩散。艾米丽仍呆滞地坐在原地,她现在很需要那点红色的镇静剂,但针管仍保留在那人脑袋上,她刻意避开死者没闭上的眼,不愿意把它扯出来。她隐约感到膝盖和手肘有擦伤的疼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这里并不能看到上面具体发生了什么,同理顶上的人也不知道下面的事。但玛尔塔能听见先前艾米丽的惊呼,她跑向了此刻精神恍惚的医生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“你还好吗?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她拉起艾米丽,但对方并没有看她。医生颤抖着攥紧玛尔塔的衣袖,苍白得像是用枪柄轻敲就会破碎一地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“……很不好……”她又无意间对上了那张死不瞑目的脸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↪↪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这场互损八百的仗打完了,彼此都一无所得,每个活下来的海盗都议论着他们在意的话题。艾米丽提着医药箱去找了船长,而后挨个治疗受伤的船员。起初船长对于他自己脸上不知哪儿来的青肿,和所谓医生的这种存在不屑一顾,但在玛尔塔的唆使下勉强接受了艾米丽的一针,发现半天不到就痊愈了之后,便立刻转变态度为褒奖。再说这女的吃得少又不喝酒,实在没啥大损失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医生最后才把玛尔塔从酒桶旁拽回船舱。艾米丽让她脱下外衣,方便自己的包扎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玛尔塔照做了,她还想聊点什么,但轻微醉酒下找不到合适的话。关于这女人的事儿,她是已经放弃了打探,不仅套不出好玩有意义的东西,还会被反套,更过分的是她居然比玛尔塔还先表明对文字游戏的反感。但即便医生凭借行为上的乖驯获得了象征着自由许可的海盗服装——其实就是从玛尔塔那拿的——她对自己的定位似乎还是原样,镇定平淡的神情依旧一成不变。琐碎小事上不见她有何不满情绪,更别提喜怒哀惧,玛尔塔甚至有些怀疑这个人的立体性。她趁着艾米丽侧身打开医药箱的时间空隙,把脸贴近了她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“……你干什么。”转过头来时正对上玛尔塔的脸,艾米丽拿镊子的手抖动一瞬,下意识向后靠去,距离太近了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“没什么,就是看看你的反应。”刚才她的瞳孔明显地骤然扩大了,“今天难得看到你被吓得惊慌失措的样子。”玛尔塔打算跟一句习惯就好,想想还是算了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艾米丽没回话,在她手臂上缠绕纱布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玛尔塔缓缓把手往回抽,还未结束包扎的医生也自然地被拉了过来,玛尔塔再次把脸靠近艾米丽,是只要艾米丽一抬头就能触碰到她鼻尖的距离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“……!”忽然凑近的呼吸吹在额上异常温热,艾米丽又是一怔,“喝多了也不准乱来,不然给你打麻醉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“我知道。用来对付不听话小孩子的伎俩还是算了吧。”微醺的枪兵困了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↪↪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喉头涩哑到折磨呼吸,玛尔塔昏昏沉沉地睁开眼,想略微伸展躯体却险些翻下吊床。昨晚没喝多少啊,而且出海以来除了头几天就没有再这样醒来过了。她抓过外套穿上,艾米丽不在船舱里,去甲板上找找她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时辰还很早,海平面上尚未见完整的太阳,近处的海和天深蕴着暗蓝色,越向西是越发迷失的黑。光亮全然来自东边,空中絮状积云融化成散碎的金,海面上曲折波动的光线直指船底,浪花一击便被阻断,即后又还原成了那条光路。太过耀眼了,令人难受,玛尔塔费力地眨眨眼,背过身去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后方正是从船舱里出来的艾米丽,应该是刚给自己注射完药物,在整理药箱。她看了眼玛尔塔,彼此保持沉默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“你不如坐下来。”艾米丽先开口向她示意自己身旁的空位,但玛尔塔没有动静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为什么她在发光?玛尔塔拧起眉头,试图从错觉中脱出,但她确是在一身沉黑的布料中生辉,是因为正对日光吧。絮积云后星辰消失不见,莫非这艘船上落了一颗。艾米丽一直在注视着她,玛尔塔回望过去,看见的是一双在光下明亮无比的褐眼,和自己漆黑的影子。她摇晃着走去坐下,喷涌的晨光勉强不那么刺眼了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“我们离大陆还有多远?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“我不知道。”在酒精里发酵的头痛稍微好转了些,玛尔塔扶住额头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“为什么不考虑一下去陆上,离开这里?未来需要帮助的话或许我可以提供一些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“我的去向你没必要管吧?”像是听见了什么恶心的字眼,“先守好你的命再说,不担心自己下船前就死了吗?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“会担心,所以我会谨慎。这是一个建议罢了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“空提建议不给理由是没人会听的,哦,如果是结婚生子什么的就免谈。”要是医生真这样说,结合她给自己的感觉也不足为奇,女人渴望稳定和安全再正常不过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“不全是我的责任,你也没让我知道你的历史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“所以?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“没什么理由,只是觉得你值得一些更美好的东西,比如说爱情之类的。和所虽说的有点区别。”艾米丽平静地看了看她,又转向了海平面愈发明烈的光源,东边的海天已橙黄一片,仍在不依不挠地扩展。絮状云层中似是有一道被划开的长线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“为、为什么这样想?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“一些合理推断,还有直觉。”她回答得轻飘飘的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高处的风推搡着云层,长线很快就消无不见了,不觉间她和艾米丽一同置身在了这份光辉中,虽然并不暖和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“女人的话题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“正合适不对吗?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她到底想要说什么。莫名有怪异的躁动感占据大脑,玛尔塔一时想当她面砸碎酒瓶,发泄过瘾再说,但她没让自己这么做。宿醉的余意让她又有些昏沉,有氤氲雾气不知弥漫在眼前还是海面,可这晨间分明天朗气清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“结束它吧,我不想聊这个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她走开了,去了二层甲板。东方终是升出了完整的红日,置身于光辉中的现在是整艘船,抑或说是周身可视的全世界,海员们接连苏醒了。不知道她看见没有,艾米丽凝望着玛尔塔离开的方向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—TBC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ft.布鸽布鸽布鸽了...。
    玩语c的伙伴有愿意皮玛尔塔和我谈恋爱的吗[啧]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*无意义碎碎念走图

【空医】Voyage ②

· 正经写文不搞事。
· 我流空医,海盗paro,私设有具体见文。
· 架空,中篇,不写刀。
· 专业知识一窍不通见谅。
*前文↪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↪↪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就一定要这样……看守我吗?作为船员你没有应该去做的事?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自昨晚到现在,艾米丽都没有离开过这个挂着两张吊床的小船舱,连同玛尔塔一起。夜间风浪略为猛烈,但不足以影响庞大船只的安全行驶。船身摇晃下体质极佳的海员们自然仍能安稳入眠,可医生却被浪潮的起伏跌宕给搅扰到清醒,又熬了大约一小时才稍微好转,所幸胃里没什么东西不至于吐出来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她醒过来时,玛尔塔似乎已经把玩了好一会儿她那把枪,彼此看上去都不想交谈。海盗的酒量和作息都令人匪夷所思。基本全为木制的船舱感觉很结实,但凌乱而狭窄,艾米丽反复打量着她所处的空间,几乎要把这个船舱的构造熟记于心了,而玛尔塔还是没有要出船舱的意思。潮湿的空气愈加使她发晕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“当然得管着你,不然就直接把你绑桅杆上过一夜,那你至少也要丢半条命。”如果这个脸色已经惨白如纸的女人请求自己带她上甲板透风,她可能就答应了。“还有,你觉得那些倒霉的船和暴风雨,是天天都能遇上的?那这船上早就没这么多人了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“你说要我拿出加盟的诚意,但我连机会都没有。”她向玛尔塔举起被对方捆住的手腕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有虚汗顺着艾米丽的脸颊滑下,玛尔塔与神色有些勉强的医生对视片刻,跳下了吊床,拉起她的手腕往外走:“这是两码事,自由权可不能随随便便给你,我不想在海上也把事情给搞砸。现在去透透气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↪↪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甲板上星星落落散布着些水手,都是在结着伴谈笑,顺便找点儿杂活干,总是有那么几个想被船长重视的家伙,他们会在船长面前卖力地推杆拉帆,这倒是给其它船员省了不少事,玛尔塔这样说。从太阳的位置来看应该还没到正午,海风堪堪鼓满帆布,相较夜里的而言要温和许多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她让艾米丽到船尾去,自己去倒了半瓶朗姆酒来。艾米丽拒绝了与她共饮,但不介意咸涩的风中多几番甜味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“这样,你说说你放弃当医生转而到海上来的理由,并且要让我信服,就算你有诚意。放心好了,要是你搞什么动乱,船长第一个找的肯定是我,你只要说服我就行了,前提是——不允许骗我。”她的语调并不像在劝服。兑现承诺是次要的,打发时间排在第一,医生顺从地坐在自己身边,玛尔塔很满意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“好,我不骗你。”艾米丽平静地陈述着,“对我产生极大不满的患者正在想方设法索命,而我没有可与之抗衡的能力。相比陆地而言,海上对我来说更安全 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“就这些?那你完全没必要也当个海盗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“也许是,但我可以为海盗效力,你们不会拒绝没有亏损的公平交易。等到远离了我之前待的那块地方,我就离开,同时保证不给你们带来利益损失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“想要你命的人总会知道你出了海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“不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“你不是一个人来的吧,那些商人他们……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“他们已经死了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死在了他们的炮火和刀枪下,除了被掠夺的食物与钱财,还有潜入的这个医生,其余的尽数坠进了海底。玛尔塔蹙起眉,眼前这女人拿同伴的无人生还用作使自己信服的辩词,面上还毫无惊惧惋惜的神色,她一直都不认为艾米丽是危险角色,但她听见脑内突然警铃大作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玛尔塔定定地注视着她,把手伸向别在腰后的枪,缓慢地摇了摇头。她好奇为什么这分明是个女人却总让她忍不住掏枪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“我不会骗你。我没有其它能保证的,但这个可以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“先假设你说的是真话吧。你说的很有道理,但理由还是不够充分,一个聪明的医生应当有很多地方可去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“但是像你这样智勇兼具的军人也来到了这艘船上。”艾米丽捕捉到了玛尔塔脸上闪过的不悦,“或许我不应该用我不了解的事来辩论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“你知道就好,下不为例。再强调一次,你要做的是说服我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“我已经诚实地说清楚了,不相信是你的问题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“见鬼,我就不该让你只动动嘴皮子……”被套路了都不知道。玛尔塔把枪又放了回去,这根本不是枪能解决的,而且她觉得艾米丽明显没什么战斗力,就算让她把医疗箱里的所有东西都拿来当武器。她看见医生又把被束缚的手腕举到了她眼前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“那就让我行动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↪↪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后来艾米丽主动喊住了偶然路过的一个走姿蹒跚的老哥,随便让玛尔塔解释几句便在他腿上扎了一针,玛尔塔还嘲笑了他被扎针时发出的古怪嚎叫。那老哥也是个老实人,莫名其妙被戳了孔还仅仅小声嘀咕几句就又蹒跚着走了,只是表情明摆着不信那陌生女人对他们枪兵说的那句“明天这时候他腿伤要是还没好你就朝我开枪”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按常理来说腿伤怎么也得休息个一周吧,这医生自信成这样显然是投机取巧了,这样实在是没什么意义。虽然玛尔塔是这么想的,但当她在下午就看见那老哥活蹦乱跳时,还是吃了一惊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可再怎么样这医生也还是个不定数,玛尔塔和船长日常扯谈几句后,决定再次把艾米丽堵在先前她俩待过的船舱里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“再等一下,拜托,”玛尔塔表明决意后,艾米丽头一次发出了请求。“请你帮我用这个在手臂上打个结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医生塞给玛尔塔一根橡胶软管,脱下自己的浅蓝色小斗篷放在一旁。玛尔塔犹豫片刻,按照她的要求在她手臂关节上段系紧了橡胶管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“……你给自己打针?”玛尔塔看着艾米丽娴熟地接上新针头,差点就脱口问道你是不是有病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“嗯,很安全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“意思是你也不见得很健康,是个疾病缠身的弱女人?”她转开视线,目睹尖细针头扎进皮肤还是会让人感到似有似无的刺痛。“顺便,我没有在担心你的安全。”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“不重要,我是医生,知道怎样保命。和水手会游泳是一个道理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“等到你的药具全部用完,你不就没有用处了?我们可不需要一个坐诊的大夫。”半透明的药液全部被注射进医生的血管里后,艾米丽开始收拾她的东西。玛尔塔估算着她那只红色小箱的容积,提出了这个被她忽略了的问题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“不会有那一天,”艾米丽立刻接话,“我有个装了足够多的药品的箱子,被你们当做财物给带上来了。上面有红十字标记,现在和你们的酒放在一起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“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“而你也说过,战事不是天天都会遇上,不然船上就没有这么多人了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玛尔塔又愣了好久,她产生了这个人比自己更熟悉这艘船的错觉,不过很快她意识到那是艾米丽的合理关注点,不与她有干系。收拾好医药箱的艾米丽再次穿上小斗篷,告诉玛尔塔如果要软禁她的话现在就可以去,面色一如既往地沉静从容,像在问她今晚吃什么。打了针就立刻没有求生欲了啊,玛尔塔想着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“私家商船会给你腾出一整个箱子的地方放你的东西?”下梯子时她随意问着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“他们不反对我的要求,再说只要付点钱就可以了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真是精细的女人。艾米丽听话地跟着玛尔塔回到小船舱内,坐在吊床上背靠舱板闭着眼小憩,不时睁眼无对焦地发呆,一个内敛点的海盗船员休息时就会这么做,玛尔塔想。碰到可搭乘的便车就把原来的处所踩入水底,活下来同时还能走捷径,说不定还会庆幸同行者死无对证,把每一个事实拿来搭桥,自己离目的愈发接近时,也丝毫没有冒犯这群海盗,相反还可能博取众人的好感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真是个精细的女人啊。她忽然紧紧揪住了艾米丽偶然与自己对上的目光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“其实你知道你会遇上这艘船,是不是,医生?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—TBC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ft.会提到艾玛来辅助一下剧情,不出场,我不打算扯出园医什么的。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*无意义碎碎念走图
*后文↪

【空医】Voyage ①

· 正经写文不搞事[真的]
· 我流空医,海盗paro,私设如山具体见文。
· 架空,中篇,不写刀。
· 专业知识一窍不通见谅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↪↪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玛尔塔是在尾端船舱里找到的那个医生,当时他们正在劫一艘看起来物资丰盈的商船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这是小型的走私商船,根本没脸呼叫海军来救援,碰上手头渐紧的海盗纯是他们倒霉。男人们亢奋地押着大炮,几乎要为每一次炮击大叫欢呼,真希望冲在前面的那几个傻货别被爆头。好战的大个子船员们把玛尔塔挤出了前线,嚷嚷着拽起牵制炮膛的绳索。旋杆和拉绳她也插不上手,于是她另寻安身处隐蔽,掏出燧发手枪对准商船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对面也忽的巨响一声,玛尔塔脚下的甲板猛然震荡几番,霎时烈烟弥漫视野,并仍在阳光蒸腾下不断上升。看样子他们也用炮了,该死。按道理说这艘船要是配有强大的火力,那剩下的体积就不多了,不值得用来走私。这是对的,因为就目前看来,很可能只是烟雾弹而已,船长和大副丝毫不慌,一定也意识到了这点。玛尔塔刚准备再次隐蔽,右手臂却突然刺痛一片,她立刻蹲在舷侧板后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见鬼,居然还有直接用手枪的,还好没中弹。玛尔塔回头望去,左后方一个不幸的船员替自己接下了那发子弹,倒在了甲板上。又是一声炮响,船身飞出许多木屑。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这下玛尔塔锁定了对面那个操持炮膛的商人,扣动了扳机。燧石引燃火药,那个伪炮手直直倒下了,玛尔塔身边爆发一阵欢呼。她从衣袋里又掏出一只弹丸,上膛后瞄准了商船上看起来最像领袖的一个男人,火药击发。这次射击似乎并未致命,但他捂着肩倒下了,那些竭力躲避的可怜家伙们立刻乱了。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见此,玛尔塔突然察觉右手臂上火药刮伤的疼痛,才发现渗出的血几乎要浸湿衣袖,不过还在忍耐限度内。她站起身,望向船长。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的小姐,干得漂亮!”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↪↪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他们把自己的船和商船一声不吭地挂上链钩,几个身手敏捷的海盗已溜到了商船上,听从命令寻找着渴求的酒精和财货。繁复混乱之际,就如同商船的人很难发现潜入其中的海盗一样,海盗们也没注意到有个体型小巧的女人悄悄登上了他们的船只,好像什么都没带。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她摔倒了,浅色的小披肩被沾脏,碎裂翻起的木板划破了她的小臂。还是没人发现她,她拾起那个有着十字标记的红色箱子,跌跌撞撞地钻进了船舱。船尾处没有人,也不是商船打击的部位,她藏在一门未被使用的大炮后,镇定地拿出纱布为自己包扎,紧蹙眉头下深褐色的大眼睛平静阴沉,比起应有的惊慌,更多地含蕴着厌恶。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突然旁侧响起脚步声,紧接着太阳穴上传来冰冷的触感,她顿了一瞬,手上的动作因突来的颤抖而中止。有一滴鲜血落在她和来者之间的舱板上。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“治我。”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女人的声音和她一样都本不该出现在这样一艘船上,这是她的第一想法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↪↪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暮色西降,海面上的风还算是平和,收获颇丰的海盗船只安稳地航行着。船员们得到了船长慷慨的赐饮,朗姆酒的气味逐渐变得浓郁,谈笑喧哗声也愈发响亮。除了酒还劫来了大把粮食,更宝贵些还有珍宝和火药,没有谁去关注他们抓获的正被绑在桅杆上的那个女人。
        

她不说话,面无波澜地注视着甲板上欢庆的海盗们,一个接一个,像在寻找她想要的东西。玛尔塔偶然望向她那边,两人的视线对上了,但那女人很快扭开了头。玛尔塔也不再看她,拎着一只方形长颈酒瓶走向船长。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有个请求,”她勾起嘴角,将酒瓶举至眼前与船长的碰碰,再一饮而尽,“您得答应我。”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船长也猛灌了一口朗姆酒,大笑着拍拍玛尔塔的肩:“看在你今天出了风头,就算你立了功吧,只要你不抢走我的钱和帽子,要求随便提!”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“很好,我才不要您的钱,我也不当船长,”她指向船头的桅杆,“那个女人别扔海里,给我。”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船长眯起醉醺醺的眼,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,目光迟疑地在她和那个战俘之间转换。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“出了事我全权负责。”船长的担忧显而易见,不过合情合理,玛尔塔劝慰似的冲他点点头。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“行啊,行。嘿——”醉酒的船长摇摇晃晃地点头,他向同样正饮酒作乐的船员们招手呼喊,“我把那边那个女人,奖励给我们的女战士!没人有意见吧!”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意思大概是这样,可这大叔说的什么没人听的清,估摸着船员们都不大清醒,反正都跟着叫好起哄了一通,然后继续和他们敬爱的船长喝酒。其实自己开的那两枪也没起到决定性作用,船长一定已经醉了,玛尔塔不管这些,就当给他们助个兴算了,她径直走向那女人。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想你应该都听见了。”她随便找了个木桶坐下,“你的想法很新颖啊。”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女人一言不发地凝视着玛尔塔,眼中可以看出有些轻浮。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不适合这里,上等人。”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那个女人仍然凝视着她,不是在打量玛尔塔那身行头,只是凝视着她的脸。如果玛尔塔也看着她,她便直盯进玛尔塔的眼底。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几小时前,玛尔塔只是想跳到船舱里找块可以包扎的布,然后发现了这个医生。她知道这是个医生,她见过上等人中的医者会穿成什么样。分明生命已经遭到威胁,这女人居然一点都没被震慑,继续自顾自地为她的伤处缠绕纱布。就算是故意叛变的人也不会是这种反应,玛尔塔十分讶异,她伤口处的鲜血透过布料滴落在木板上,但这并不影响她稳稳地把枪口抵在这个陌生人的脑子上。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利用一番这医生后,照惯例是将其活捉再处决,不好制服的就杀死。但海盗们一见利益就没了规矩,特别是船长还起了头,于是她便被沉迷于庆祝和酒精的人们遗忘了。再之后,就是莫名其妙被安排给了一个女人。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你适合这里的理由是什么,军人。”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她的语气笃定得不像个俘虏。玛尔塔检查过了,医生并没有耍什么小聪明来割断绳子之类的,她警觉地盯着医生,对方也毫不顾虑地回望她。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的枪不是抢来的,燧发手枪只给步兵和骑兵配备。你是军人。”医生以冷静的判定口吻说着。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“也许我该夸奖你的细心?好吧,那我直说了,你跑这儿来到底是要做什么?”她拿出枪,“好好回答,这影响到枪管里的燧石是否擦火。”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“请你们收留我,让我加入你们。”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这个回答毫不犹豫,还语出惊人。玛尔塔一脸你活在梦里吧,甚至有点想给她一巴掌让她清醒点。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不是你冒险的地方,上等人?一个软弱无力的小女人只会被扔……”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可以不让受伤船员死去,航海可能患上的所有疾病我都能治疗,对船长来说水手利用率可以提高,对船员而言存活率将会上升。相信你理解看着重要的人死去是多么痛苦,如果有的话。”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,我的重点在你是个女人!”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也是。”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“如你所说我是军人——”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“如你所见我是医生。”
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

玛尔塔深吸一口气,责备自己中了这人的语言圈套,但她再看向医生时,那双褐色圆眼中出现了明显可见的恳切。虽说她承诺的是“出了事全权负责”,但实际上她不觉得自己负得起:“我说了不算,还有你得拿出点诚意。我这几天会先限制你,被我发现任何不对劲的地方你就吃子弹,要是你背地里和海军有来往,那我更不会放过你。”
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

“好的。”这个点头是这女人做过最真诚的动作了。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深蓝夜色涂抹了全部视野,天空中有清晰明灭的星点,是辨别不出来的星座,玛尔塔不知道他们行驶到了哪,也不清楚要去哪片海。偶尔吹进口中的海风很是清爽,让人一时间不再稀罕朗姆酒的烧甘蔗味。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叫什么名字,我问真名。”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“艾米丽 · 黛儿。”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“玛尔塔 · 贝坦菲尔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“为什么你向船长请求要我?”她突然发问。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“因为你是女人吧。”这是什么没头没脑的回答,玛尔塔兀自笑笑,想喝口朗姆酒却发现瓶子已经空了。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很看不起女人。是否包括你自己?”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没有看不起女人。”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现在的说法和先前的矛盾。”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绝对不会看不起女人,”她把酒瓶往身旁的木桶上砰得一放,“我是女儿身,但我不仅成了优秀的军人,还能当个立功的海盗。我绝不会看不起我自己,女人不能也不该被看不起,我就是一个例子。”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说完这番话,玛尔塔看上去有点泄气,走去给自己盛了点酒。黛儿医生紧盯着她的背影,片刻后又转开了目光,望向偶有波澜的海面,没说什么。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那个背影重重垂下了握着酒瓶的手臂,低着头停滞不动,是安静醉酒的海盗该有的样子。高处横杆上停栖的海鸟未能及时张开翅膀,从风帆后掉下去了。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—TBC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ft.我也不知道这对能走出个什么结果,我就是想让她们认识相处互相了解,结局完全是未知的,但是说不定,说不定就得到救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*无意义碎碎念走图
*后文更新↪